当前位置:雨井烟垣养生与孩子一起来阅读
与孩子一起来阅读
2022-08-06

有人说给孩子一本书,就是给了他无限的人生可能性。它不仅仅是开启智慧之门的一把钥匙,更在于它能给予孩子们情感上的安慰与无限的想象空间。

随着“亲子阅读”观念的深入人心,我们也开始和孩子一起享受阅读。于是,睡前故事成为了妈妈和宝宝之间的一个约定。

不过,本期的话题并不是就睡前故事而言的,我们是要给大家介绍一种而今在台湾很流行的讲故事的方式,叫作“妈妈读书会”。而且,在我们身边,有些妈妈已经行动起来了,在自己的社区也搞起了“妈妈读书会”。那么,“妈妈读书会”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式7我们又可以做些什么呢7不妨一起来看一看吧!

妈妈读书会在日本和台湾

阿甲:读书会的形式源于欧洲的瑞典。最初,在整个社会的文化水平都比较低的情况下,它主要是面向成年人,起到文化传播和普及的作用。

图画书在日本出现以后,“故事妈妈”这样的称谓也日益增多。一些妈妈深感阅读对于人整个一生的重要性,并认识到阅读的习惯应该从孩子年幼时就开始培养。最初,她们也只是从自己的孩子开始,但慢慢地她们走出家门,深入到社区、幼儿园,把阅读的快乐带给更多的孩子。

近几年,台湾也相继出现了故事妈妈,这些故事妈妈们在以义工的形式给孩子讲故事的同时,惊喜地发现自己也在成长着。

王林:我曾经到台东大学附小去拜访,每周二7:30~8:30是老师的晨会时间。因此,学校就招募故事妈妈到教室去给小朋友讲1个小时的故事。在讲故事的过程中,小朋友自己也特别有成就感。感觉今天是我妈妈来给全班的同学讲故事。有些小朋友还会卖个关子,别人问他:“今天你妈妈来给大家讲什么故事?”他说:“我不告诉你!”感觉很好玩。

阅读的土壤即学校、社会、家庭对阅读是否重视至关重要。可以说,目前,我们儿童阅读的土壤还并不肥沃。当绘本刚刚进入中国,儿童阅读的重要性刚刚被成年人所重视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能找到一种相对比较可行的方式?特别可喜的是已经有一些妈妈开始行动起来了。

读书会,为孩子寻找快乐

易杨:我当时创办社区妈妈读书会的目的就是想让孩子的童年过得快乐一点儿,为孩子提供一个和其他小朋友在一起聚会的氛围。

实际上,林静所创办的社区妈妈读书会比我要早一些。她的做法很让我感动。她和丈夫在日本居住期间,感受到了书籍对孩子的熏陶。回国以后,在没有资金、很多人都不理解的情况下,在自己家里办起了读书会。每周四晚上半个小时的时间,而且一直坚持下来了。

观摩了林静的社区妈妈读书会后,我去找了我们小区的居委会,他们对这件事表现出很高的热情,把一间办公室拨给我们,允许我们每周四晚上8:00~8:30在那里举行活动。我还写了一个倡议稿,希望有更多的家长能够参与。第一次举行活动的时候,去了10多个宝宝,气氛很热烈。但是一直坚持下来的也就三四个。不过,我本人一直是抱着一种很自然的心态。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让孩子去学什么,只是觉得孩子太孤单了,和更多的孩子在一起他能开心一点儿。

阿甲:成立妈妈读书会的目的里面,可能还有一点非常纯朴的东西,就是想借助这个读书会能让孩子和小区里面的别的孩子在一起玩一玩,可以在户外跑一跑,而其中也有一种很好玩的游戏就是读书。

王林:我认为这种心态非常好。不要感觉教育的责任全在自己身上,否则做起来不会有太多的乐趣。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自己所获得的满足感很重要。

在我和台湾的故事妈妈座谈的时候,我问她们为什么她们那里读书会可以坚持这么多年,最多的一个人坚持了12年,她们告诉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还有一位妈妈说在这个过程中她重新寻找到了一颗童心。

我想她们刚开始做的时候,可能也是抱着教育孩子的愿望。但是在做的过程当中,慢慢就体会到了其中的乐趣以及自身的成长。

共读的精髓在于共享生命的历程

郝奇志:在举办读书会的时候,我们需要一种很放松的心态,不过在给孩子讲故事之前,我们还需要认真地准备。因为说故事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要把故事说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说故事之前要先熟读故事,把文字叙述转化成活泼优美的语言,然后通过肢体语言来与孩子互动,带领他们进入故事的情境。所以,在准备过程中,我们首先需要自我学习,把故事吃透。

阿甲:你这段话说出了亲子共读的精髓所在。有些父母觉得我和孩子在一起看书,或者把一个故事读给孩子听就叫作共读。这还不完全。“共读的精髓在于共享生命的历程,大人在共读中引导孩子展开创造性思维,帮助孩子勇于表达自我,同时,大人也在共读中,分享自己的收获与梦想。共读就是在阅读、思维与沟通不停地运转中,将你与孩子的心紧紧地编织在一起。”而对于妈妈读书会这种形式来说,妈妈们也有机会与更多的妈妈和宝宝一起来享受阅读的快乐。

可以尝试不同的形式

探长:当我们做到一定阶段以后,孩子和妈妈们可能会进入一种倦怠期,没有刚开始那么感兴趣了。这时候,我们可以通过其他一些游戏和活动来调节一下。在目前这种状态下,不要只把它定位在读书会。也可以搞一次妈妈们育儿经验交流会,或是小型的PARTY。总体来说,只要保证大部分主题是围绕读书来展开的就可以了。

易杨:我们在万圣节的时候搞了一次活动,要求家长和孩子提前一个星期去搜集一些关于万圣节的资料,然后妈妈和孩子一起动手制作一些装饰物。有些妈妈把孩子打扮成小公主、小天使,非常漂亮。那天一共来了10多个孩子,玩得都很开心、很尽兴。

温奇志:就读书会而言,形式上也没必要拘泥于妈妈讲故事,还可以把它排成很简单的情景剧让孩子们来表演。这样,也可以借助生动、活泼的形式将孩子们引领到童话的世界当中。我们曾经作过这样的尝试,孩子们不但很喜欢,参加演出的孩子还从中获得了自信。其中有一位小宝宝,因为曾经扮演了一本书中的角色,所以他每次到阅读室的时候,都要抢着看那本书,还一边看一回味着自己表演的情景。我想这是让孩子们喜欢上阅读的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大一点儿的孩子,我们还可以把一段时间交给他们,让他们给其他的小朋友讲一个故事。

从故事妈妈到书香处处

阿甲:实际上,我们在推广“妈妈读书会”这个概念的时候,包括林静、易杨在内的很多妈妈都已经在做这些事情了。小书房也一直在这方面做着努力,现在正在招募故事妈妈。除此之外,有些妈妈还对读书会的形式进行了演绎,比如晋卉那里就开办了一所以读书为特色的幼儿园,巨人学校这边也开设了宝宝阅读室。

晋卉:一开始我们几个很喜欢给孩子读书的妈妈也想搞一个读书会。后来索性就做了一个小型的社区幼儿园,一共有二十几个孩子。我们把读书作为自己的一个特色,有一个房间作为孩子们的图书馆。从孩子们读书的角度讲,我们幼儿园是潜移默化、不断熏陶的过程。孩子们每天至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在图书馆里面自由地挑书看,每天放学回家的时候,可以借一本书回家和妈妈一起读。一年下来,孩子们觉得读书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比如现在我的孩子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晚上我要给他们讲好几本故事书。这是一个分享的过程。而且,我们有时候也会3个人每人拿一本书来读,这样可以养成他们独立阅读的习惯。

妈读书会的经营之道

阿甲:事实上,在创办妈妈读书会的时候,我们确实会遇到很多困难:场地、时间,有多少人认同这一理念,有多少人愿意和我们一样去付出而不仅仅是索取,能否找到一两个中坚力量……

易杨:确实是这样,它不应该只是一个组织者的事,而是大家的事。每个人都有义务为自己的孩子、为更多的孩子做些事情。而不是说别人要来为我的孩子做什么事情。如果我们自己对孩子都不能负责任的话,更不要指望人家对你的孩子负责任。这样才能保证即使我没有时间去,这种形式还会保持下去。在我们那里,给孩子讲故事也是几个家长轮流来的。

王林:在台湾,虽然他们的读书会组织实际上是一个义工的团队,但是他们也很强调经营。比如每个团队里面团长、副团长、宣传组组长等等都分得很清楚,这样就可以保证读书会不会因为某个人有事而停下来,其他人也可以运作。包括如何确定游戏规则,如何选定阅读材料,以及资金运作等等,都会形成统一意见,然后通过文字确定下来。同时,当一些孩子年龄大了以后,这些故事妈妈也需要物色新的妈妈来接替自己的工作。所以,虽然在台湾妈妈读书会也是有出有进,但是,它现有的规模还是很可观的。现在光台南市就有3个故事妈妈团队,整个台湾有2000多个团队。而且越来越受到重视,去年他们还在岛内表扬了10位很出色的故事爸爸。

编辑感言:

日本作家松居直先生在《幸福的种子》一书中这样写道:“念书给孩子听,就好像和孩子手牵手到故事国去旅行,共同分享一个充满温暖语言的快乐时光;而亲子之间交换的丰富语言,是一个家庭最大的财富。”

当我们儿童阅读的土壤还不肥沃的时候,故事妈妈们就是那些默默地播撒着幸福种子的人。相信不远的将来,我们就会听到花开的声音,风儿掠过水面。燕子在轻轻地讲一个故事:春天,春天来了……

雨井烟垣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